数据显示:美团2015年亏损59亿元-安卓好玩的游戏-广灵新闻
点击关闭

商家馒头-数据显示:美团2015年亏损59亿元-广灵新闻

  • 时间:

民警电话遭停机

另外,美團貌似跟風進入的共享充電寶業務,幾近擱淺后最近又開始重啟,……

其二,饅頭直聘雖然置於美團APP中,但美團APP自身「美食、外賣、酒旅、票務」的標籤比較強烈,其他的需求則相對偏弱,要實現用戶在美團APP中找工作的習慣,需要時間來培養,能不能培養起來還另說。

你能不說,它是個斜杠青年嗎?

其實,包括饅頭直聘在內的一系列跨界擴張,美團的目的是將美團APP打造成滿足用戶大多數需求的超級流量入口。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幹。美團的這一做法也不是沒有前車之鑒,早前,阿里的支付寶就想藉助平台積累的海量用戶延伸社交模塊。結果我們都知道,2016年11月支付寶「圈子」陷入巨大爭議后,支付寶很快就下線了社交模塊,將平台重新回歸到了金融與商業。

根據易觀智庫發佈的二季度中國互聯網招聘市場格局顯示,58同城排名第一,前程無憂與智聯招聘分別位居二三。筆者通過進一步分析58同城的崗位分佈發現:58同城的發佈的招聘崗位大多數相對偏中低端,且與服務本地生活的商家密切關聯。這就意味着,饅頭直聘或許真正要搶的是58同城的招聘生意。

除了出行領域的布局不順,美團零售方面的布局也處處碰壁。今年4月份,美團旗下的生鮮超市「小象生鮮」突然宣布江蘇常州的全部三家店。有媒體發現,短短半年時間,美團就將這個新業務近一半的店面關閉。

]article_adlist-->

當有記者問王興:「多業務的擴張方式是否會帶來不安全感?」,王興回答道:「不斷成長才能獲取安全感。」

接着,美團相繼又開啟了酒旅,餐飲外賣、到店,到家等業務,雖然業績在連年虧損,但在經營數據方面,APP中的用戶量,商家數量,交易額等核心數據在連年攀高。美團的這幾次擴張,現在看來是奠定美團超級APP的基石。

所以此邏輯下,美團布局零售行業就與自己服務的商家形成了直接的競爭關係,主要體現在平台流量的分流上。與主營電商的阿里、京東比較,美團的主營業務在線下,數百萬的商家構築了美團的護城河,小象生鮮等零售業務的出現是在搶自己客戶的生意,這有些不合邏輯。

其中,最令人影響深刻的是,2017年2月美團神速在南京、上海兩城上線了美團打車APP,將擴張的觸角伸向了網約車服務領域。網約車曾經的戰事之殘酷可能我們都有所耳聞,倖存的滴滴等都是大把燒錢后的僅存碩果。美團突然開進這一領域,多少顯得有點匪夷所思。

2017年,美團倉促布局網約車業務,分別在南京、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溫州和廈門7座城市擴散。同時為了吸引司機加盟,美團更是將滴滴20%的抽成直接降到了8%,與滴滴打起了價格戰。作為回應,滴滴也開始進入外賣業務。兩年後,美團就暫停了共享汽車業務的試點。今年4月份美團正式將美團打車改為美團APP中的聚合打車模式。這充分說明了,美團的網約車業務走得並不順利,並未能實現當初抗衡滴滴的夙願,現在淪為公司一塊丟之可惜、食之無味的雞肋業務。

不過,後面的跨界,卻成為了美團「壞消息」不斷的根源。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網約車與共享單車。

美團的多面手和「不務正業」從2010年做團購業務就開始了。美團在起初做團購業務時,同時打了個小差,試手了一把在線票務。沒曾想,貓眼電影的毛利率竟然高達80%以上,2015年就給公司創造了近6億的營收。雖然後來隨着阿里與騰訊的入局,精明的美團將這一業務甩手給光線傳媒。不過顯然,美團從這一嘗試中嘗到了甜頭。

與58同城的招聘業務爭食,饅頭直聘有沒有機會?我們從利弊兩方面着手分析。利而言:筆者認為饅頭直聘的利好因素在於兩點,其一、其依託美團平台,非常靠近崗位發佈者——入駐美團平台的商家;其二、美團APP本身攜帶的巨大流量進行對其扶持。

插播一個號外,今天尺度App來了一位大神級小夥伴,據說資金有億級,還公布了自己的實盤。真金不怕火煉,這位上億資產的小夥伴未來究竟會曬出怎樣的實盤?歡迎下載尺度App,在App上搜索自由錢江路,找到這位小夥伴圍觀億級資金實盤。

如果站在這個角度考慮問題,美團布局出行領域,一方面方便了用戶出行,一方面增加了相關出行企業的渠道分發;美團充電寶的推出,也是為去自己平台商家消費的用戶提供了充電的便利。美團買菜是屬於菜市場領域的O2O革新,能為商家與用戶帶了效率更高的服務。

美團創始人王興深受詹姆斯·卡斯《有限和無限的遊戲》的影響,在這本書中,作者向我們展示了世界上兩種類型的遊戲——有限的遊戲和無限的遊戲。有限的遊戲,其目的在於贏得勝利;無限的遊戲,卻旨在讓遊戲永遠進行下去。有限的遊戲在邊界內玩,無限的遊戲玩的就是邊界。

2019年美團中報顯示,美團的新業務「包羅萬向」,除了供應鏈業務(如軟件服務等)及金融、小貸業務在提供利潤外,共享單車、網約車業務(採取了聚合模式)、生鮮新零售業務等在持續燒錢。

弊來說:饅頭直聘直面的對手是58同城,而58同城又是深耕互聯網招聘業務數十年的老兵。況且,58同城的招聘業務頭部領先的優勢,數十年建立起了廣泛的消費者認知,這種優勢不是短期內能超越的。

筆者又梳理了美團最新六個季度中外賣業務的營收佔比(下圖),發現,美團餐飲外賣在過去六個季度中佔總營收一直穩居五成以上,不過這一比例在呈現出不斷縮小的趨勢。這或許預示着,美團希望能在新業務上,實現當初美團餐飲外賣的角色翻轉。

王興將美團定義為一個無邊界的公司。無邊界的公司不是以商品交易為中心,而是以用戶服務為中心,根據用戶的需求來延展,遷移業務。這種思想下,美團不停地探索不同的邊界,增長是來自新業務,而且要做到在多個業務的領先。

筆者比較擔心的是,美團饅頭直聘的結局會不會再次成為下一個美團打車——一塊丟之可惜,食之無味的雞肋業務。

那麼現在的美團到底代表着什麼?它的新業務拓展的邏輯又是什麼?饅頭直聘能不能成?帶着這些問題,我們來拆解美團新業務擴張的迷局。

來源:網絡這就不難理解美團為何快節奏的布局多個領域,從生鮮超市、網約車、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美團買菜等。業務橫跨到店、到家、旅行、出行、零售等多個領域。

2018年美團斥資近40美金收購的摩拜更是成了拖累公司業績的「無底洞」。美團2018年年報中顯示,在美團虧損的85.2億中,其中摩拜就貢獻了45.5億元。

尺度製圖不過,這一策略導致的負面結果是公司很難實現盈利。筆者梳理:自美團2010年成立以來,公司就一直處於虧損狀態。數據顯示:美團2015年虧損59億元;2016年虧損54億元;2017年虧損28億元;2018年虧損85.2億元;2019年第一季度虧損13.03億元(經調整后虧損10億元)。

小象生鮮當初推出時,許多分析人士表示看好,他們歸結於美團多年經營O2O的優勢——到店的基礎設施、配送、平台流量等。不過,生鮮超市除了,O2O的基礎設施,對供應鏈的要求就更高了,美團並不具備生鮮供應鏈方面的優勢。反倒因為為小象生鮮的分流,引起了美團平台上同類商家的不滿。你可要知道,除了美團還有餓了么,平台服務不好,商家也會用腳投票的。

綜上,美團的饅頭直聘或許能通過開發新場景、滿足新需求的方式增加美團APP的用戶粘性,同時也助力解決平台上商戶招工用人的需求。不過想讓饅頭直聘成為美團平台引流的主要模塊,短期內看不太現實。

那麼,又是什麼支撐了美團多元化業務呢?筆者認為,除了在上市之前,美團順利獲得了6筆累計約72億美金的融資外。美團還貫徹着「以老養新」的擴張策略。什麼是以老養新?就是以現有成熟業務的現金流不遺餘力地去為新業務填充彈藥。

來源:德林社近期,有媒體爆料,美團孵化了城市服務業招聘,將推出「饅頭直聘」新業務。這次,美團將擴張的火炮瞄向在線招聘領域,它的對手也進一步蔓延到了智聯招聘、BOSS直聘等一眾招聘網站。

2018年4月,當共享單車領頭羊摩拜尋求賣身時,美團卻出人意料的成了接盤俠。美團斥資27億美元將摩拜單車納入囊中,另外還要償還摩拜背負的10億美元債務,近40億美金代價入局共享單車領域,美團的這波操作更是讓一眾吃瓜群眾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

我們暫且不談,美團無邊界策略的好壞。在戰略選擇上,筆者認為,美團要始終圍繞自己的核心服務對象——商家與用戶去做業務上的延伸。公司在嘗試每一項新業務時,都要問自己:「這能給商家帶來價值嗎?能給用戶帶來便利嗎?」

面對質疑與不解,美團並沒有放緩自己的跨界步伐。它後來又陸續推出自己的生鮮超市「小象生鮮」、美團共享充電寶,「美團買菜」APP、還有日前正在孵化的「饅頭直聘」等。美團這些眼花繚亂的跨界操作,不知有多少人能真正看懂?

筆者在美團2018年6月份提交給港交所的招股書上發現:2015年-2016年,美團的現金牛業務是「到店與酒旅」。數據顯示2015年——2016年,美團的到店,酒旅合計營收分別為30.33億元、59.38億元,佔到總營收的比例為76%,46%。這一情況在2017年被翻轉,2017年美團的「到家,酒旅」營收佔比不到三成,新培養的餐飲外賣卻佔到了總體營收的六成以上。

04 饅頭直聘有沒有未來?據悉,饅頭直聘是美團為了助力中小商戶「用人、招人」的問題而開發的招聘平台。筆者打開美團APP瀏覽饅頭直聘時發現,饅頭直聘上面發佈的崗位涉及到餐飲、酒店、影視娛樂、零售百貨、家政服務、運動健身等等,崗位主體基本與目前美團所服務的商家相吻合。這就說明現階段,饅頭直聘並無意于進軍主流的招聘市場,比如前程無憂與智聯招聘重點服務的白領職場人群。

]article_adlist-->

01  美團是個斜桿青年「斜杠青年」是前些年非常流行的一個網絡熱詞,形容某人時「xx/xx/……」表示這個人是個多面手,在多個領域有所作為。筆者認為,用這一詞來形容美團是再恰當不過了!

今日关键词:李现发文怼私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