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晓光干部-袁仁国为王晓光及其亲属批了4家茅台酒专卖店-台北新闻

  • 时间:

台风白鹿即将登陆

袁仁國「靠山」王三運生於1952年12月,曾長期在貴州省任職,歷任貴州省委常委、貴陽市委書記、貴州省委副書記等職。

文章介紹,許多一線職工也以跟袁仁國沾親帶故為榮,以能夠打招呼、批條子為榮,無心生產經營。在茅台酒廠生產車間,釀酒工人們要頂着高達40攝氏度的高溫,汗流浹背地工作。看到這種現象,一些員工心裏很不平衡,覺得「自己工作一輩子,不如別人炒一單」,「幹得好不如關係好」。

貴州省紀檢監察機關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移送和專項整治中發現的問題線索,根據王曉光、袁仁國案暴露出的茅台酒審批權集中的特點,深挖嚴查全省領導幹部利用茅台酒審批權搞權錢交易、權權交易的行為,違規違紀違法參与茅台酒經營、倒賣批條,以及內外勾結、「倒酒」謀利等問題。專項整治期間,全省共查處利用茅台酒謀取私利問題167起、處理180人,其中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16人。

據報道,與袁仁國有關的「關係店」信息高達數百條,既涉及中管幹部、省管幹部,也涉及不少縣處級、鄉科級幹部。茅台酒廠所在地的仁懷市,參与茅台酒經營的124名幹部中,不少人利用親戚、裙帶關係,通過袁仁國或其妻獲取經營權。

文章介紹,為了得到王曉光的庇護,袁仁國為王曉光及其親屬批了4家茅台酒專賣店,並經常主動為其增加銷售指標。

由此,王曉光做起了賣酒的無本生意。他給相關機構與企業打招呼,辦了四張酒類專賣證書,在貴陽開了四家名酒專賣店,交給家人打理。報道稱,「在他落馬前的半年內,他老婆將家中上百瓶名貴白酒倒入下水道。據估計,這段時間王曉光夫婦倒掉的白酒價值數十萬。」

另一「靠山」王曉光則一直在貴州省工作,2014年躋身省委常委,先後任遵義市委書記、副省長,于去年4月落馬。

據報道,袁仁國長期將茅台酒經營權作為攀附權貴、搞政治投機的工具,通過利益輸送找「後台」、尋「靠山」,為王三運、王曉光等領導幹部及其親屬違規獲得茅台酒經營權提供幫助,並長期主動關照他們的經營。

此外,袁仁國打算幫助弟弟調入葯監系統工作,就給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董穗生辦理了茅台酒專賣店。

經查,袁仁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將茅台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係、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台酒營銷環境;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王曉光愛喝酒,且只喝年份茅台。每當有酒局時,他都會吩咐下屬,給他準備一箱酒。飯局結束后,箱子里經常還剩四五瓶沒有開封的酒。據介紹,王曉光幾乎每天都有酒局,如此積少成多,大概每個月就能收集到約50瓶好酒。加上有求於他的人送酒上門,他家的名酒堆積如山。

8月20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了貴州嚴查領導幹部利用茅台(600519)酒謀取私利專項整治的整治效果。其中披露了茅台集團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利用茅台酒經營權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的細節。

2019年5月,袁仁國被「雙開」。

今日关键词:持刀砸门被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