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合伙冯鑫-曾与暴风集团共同参与收购MPS遭遇失败的光大证券-一同资讯网

  • 时间:

不限量套餐将取消

一位已經離職的光大資本前員工透露,早在計提損失的公告宣布之前,這隻基金的凈值已經歸零,內部員工早已知曉投資失敗,所以很多都選擇了離職。

光大證券稱,目前經營情況正常穩健

2018年年報中就收購案大幅計提損失的光大證券,2019年上半年業績表現倒是頗為亮眼。

據光大證券2018年年報披露,浸鑫基金的資金來源是,優先級有限合伙人出資人民幣32億元、中間級有限合伙人出資人民幣10億元、劣后級有限合伙人出資人民幣10億元。

8月2日,光大證券(601788)發佈公告宣布,董事會於8月1日收到公司首席風險官王勇的辭呈,因職業發展原因,王勇申請辭職。不過,對於對於公司合規總監同時離職的傳言,光大證券予以了否認:「目前合規總監正常履職,未提出辭職。」

有評論認為,暴風收購MPS之舉,是馮鑫希望將這一優質資源注入上市公司的殼內,如果MPS再將新的賽事轉播權收入囊中,那麼暴風集團將直接受益。

然而,馮鑫卻並未履行這一回購義務。

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兩大優先級合伙人分別是招商銀行和華瑞銀行,後者通過愛建信託的通道參与。

也有券商投行人士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中金公司和易界資本作為財務顧問,肯定也應該為買方進行盡職調查,所以很難說它們沒有責任。

而在收購MPS一案中,多位關鍵人物也已經離職,甚至被批捕。

光大證券方面就高管離職一事向澎湃新聞記者回應稱:「公司目前經營情況正常、穩健。」

關於行賄的金額,有多方消息稱達到千萬元以上,但澎湃新聞記者未能從權威渠道核實到這一數據。

除了項通之外,時任光大資本總裁、董事、投資決策委員會主任代衛國也已經離職。

時任光大證券CEO的薛峰評價稱,這「是一次難忘的經歷」,他說:「中國擁有人數最多的體育粉絲,體育產業已經成為當下最熱門的投資領域之一。」

MPS看起來也確實是一項價值斐然的收購標的,這家由三位意大利人所創立的體育媒體服務公司,在世界範圍內擁有20個分部,截至2015年6月年營業額超過6億美元,核心業務是體育賽事版權的收購、管理和分銷,旗下擁有英超、法網等多項知名體育賽事的播放權。

對此,鉅派方面表示,截至目前,沒有消息證實郭俊傑被公安機關帶走調查與鉅派集團有關,公安機關也未就郭俊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質詢鉅派集團或任何員工。

同樣被傳出捲入MPS項目風暴的,還有易居資本原董事總經理、鉅洲資產原副總裁郭俊傑。

暴風集團(300431)實際控制人馮鑫涉嫌行賄被拘,在資本市場掀起軒然大波。而曾與暴風集團共同參与收購MPS遭遇失敗的光大證券,也被捲入了暴風眼的中心。

一場52億的跨境收購這起收購要追溯到2016年4月。當時,光大浸輝、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暴風投資)和上海群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作為普通合伙人,與各有限合伙人簽訂浸鑫基金合夥協議,並通過設立特殊目的載體的方式收購境外MPS(MPSilva Holding S.A.)公司65%的股權。光大浸輝擔任浸鑫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

出資額方面,招商銀行旗下的招商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認購28億元,佔比53.82%。上海愛建信託有限責任公司認購4億元,佔比7.69%。

市場普遍猜測,兩名高管的先後離場,可能都跟暴風集團當年共同收購體育媒體服務公司MPS密不可分。

此前有報道稱,光大資本時任投資總監項通因在這筆交易中行賄已被批捕。澎湃新聞記者從多個信息源確認了這一消息,而項通本人在2018年年初已經從光大資本離職,甚至還曾對老東家提起勞動合同糾紛的訴訟。

澎湃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光大資本成立於2008年11月,註冊地位於上海,是證監會批准的券商直投公司,全資直屬於光大證券,註冊資本為人民幣20億元。公司專註于優質、高成長企業的股權投資,尤其是Pre-IPO項目。

7月31日,暴風集團復函深交所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是因為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被公安機關拘留。光大資本方面此前對澎湃新聞表示,馮鑫被拘留並非光大方面報的案。

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劣后級資金的出資方與優先級資方簽署差額補足函,是業內收購案中的慣例,而光大資本之所以願意承擔補足義務,主要是因為暴風集團與其簽署了一份回購協議。

光大證券稱,本公司目前經營情況正常穩健。今年以來,公司圍繞價值創造的工作主線,積極把握市場回暖的有利時機,以價值導向凝聚共識,各項業務保持穩健發展。如有需公告事項,公司將及時進行信息披露。」

此外,時任光大資本董事長王衛民,也在2016年11月辭任光大證券副總裁一職,當時公告的辭職理由是「工作原因」。

浸鑫基金成立之初,暴風集團、馮鑫與光大浸輝簽署了收購MPS股權的回購協議,馮鑫向光大資本、光大浸輝出具了《承諾函》,約定暴風集團及馮鑫對浸鑫基金所投項目即MPS公司65%股權承擔回購義務。

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的相關情況,公司將密切關注該事項的後續進展情況,如涉及公司相關重要利益,公司將會及時採取相應措施並按要求進行公告。

光大證券2018年年報顯示,浸鑫基金優先級有限合伙人的利益相關方出示了一份由光大資本蓋章的差額補足函,承諾若優先級有限合伙人不能實現退出時,由光大資本承擔相應的差額補足義務。

涉嫌行賄,也是馮鑫被公安拘留的原因。

對此,光大證券這樣回復澎湃新聞記者:「2019年3月13日,因股權回購合同糾紛,光大浸輝作為浸鑫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與浸鑫基金共同作為原告,以暴風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鑫為被告,向北京高院提起民事訴訟。目前該訴訟尚在審理中。如相關訴訟有重要進展,公司將按要求及時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光大證券並非唯一一家參与這筆交易的券商。當時的資料顯示,中金公司和易界集團(DealGlobe)旗下的易界資本為本次交易的買方提供了財務顧問服務。UBS為本次交易的賣方MPS提供了財務顧問服務。

其中,招商銀行起訴光大資本涉及的金額約為34.89億元。今年6月,光大證券曾披露,目前該案尚處於立案受理階段,對光大資本的影響暫無法準確估計。

天眼查信息顯示,代衛國自1997年進入光大證券,歷任人力資源部高級經理、經紀業務總部副總經理、東莞營業部總經理、深圳分公司總經理、機構業務部總經理。代衛國一度還曾擔任光大資本的法定代表人。

這場斥資52億元的跨境收購,因資方之一的暴風集團在資本市場風頭正旺,而備受關注。

多位收購案的當事高層均已離職

天眼查信息顯示,浸鑫基金的股東方多達14個。其中,光大資本出資6000萬僅占認購金額的1.15%;光大浸輝認購金額100萬元,佔比0.02%。暴風投資認購100萬元,佔比0.02%;北京暴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認購2億元,佔比3.84%。

此前的4月29日,光大證券公告,薛峰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職務,閆峻接棒擔任公司第五屆董事會董事長(執行董事)。

之前有消息稱,郭俊傑或因牽涉MPS項目融資過程中存在收取回扣的行為,被公安機關帶走調查。

為MPS收購站台的薛峰則可能是因此事離職的最高級別的當事人。有接近光大證券的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早在4月份薛峰正式離職前,光大證券內部的大小事宜就已經由當時的新任黨委書記閆峻全權接管,不過,在收購MPS的交易中,薛峰本人並未涉行賄。

而與此同時,光大資本也被兩大優先級股東招商銀行和華瑞銀行,以及股東之一的深圳恆祥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夥)提起訴訟或仲裁,涉及金額近41億元。

鉅派旗下的「鉅洲海外體育併購基金」,間接參与了MPS項目的投資。

失敗的收購背後,誰在兜底?但很快,MPS光鮮亮麗的表象被戳破,沒有簽訂禁止競業協議的原始合伙人另起爐灶,公司也因欠債被告上法庭。2018年10月17日,英國高等法院宣判其正式破產清算。

其中,光大浸輝是光大證券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的下屬子公司。

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資期限屆滿到期,但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

那麼,馮鑫被拘是否會影響光大證券與暴風集團之間的訴訟?

6月財務數據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09億元,在上市券商中排名第11位,環比增長18.25%;凈利潤1.99億元,在上市券商中排名第12位,環比增長8.74%。

光大證券公告顯示,2019年3月13日,因股權回購合同糾紛,光大浸輝作為浸鑫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與浸鑫基金共同作為原告,以暴風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鑫為被告,向北京高院提起民事訴訟。因暴風集團及馮鑫未履行相關協議項下的股權回購義務而構成違約,原告要求被告賠償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包括浸鑫基金下設特殊目的公司的銀行貸款利息、已向相關投資人支付的利息以及其他費用,合計約為7.51億元。

收購失敗,光大證券除了損失投入的6000萬資金,更因此前簽署的差額補足函深陷泥淖。

這是今年以來,光大證券發生的又一次高層人事變動。

今日关键词:广州2.7级地震